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杉博客

观察、批判、建设——新闻人的经济与金融视界

 
 
 

日志

 
 
关于我

经济学博士,中华工商时报副总编,兼任南开大学国际经济研究所教授、北京工商大学经济学院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央行突然降准,是因为证监会太任性   

2015-04-19 05:01:1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央行周日傍晚突然宣布再次降准,而且降准手法超出常规。

央行官方网站发布消息称,自20日起,各类存款类金融机构普降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在此基础上,对农信社、村镇银行等农村金融机构额外降低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并统一下调农村合作银行存款准备金率至农信社水平;对中国农业发展银行额外降低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2个百分点;对符合审慎经营要求且“三农”或小微企业贷款达到一定比例的国有银行和股份制商业银行可执行较同类机构法定水平低0.5个百分点的存款准备金率。

虽然名义上降一个百分点,但国有银行和股份制银行如果加上下浮的0.5个百分点,实际存准率下降了1.5个百分点,这将使商业银行体系释放13000亿元流动性。

降准力度超过预期,表明宏观管理当局对经济下行压力较为担心。实际上,此前公布的各项经济指标显示,宏观经济尚没有到底,二季度GDP增速一定会跌破7%,而政府此前推出的稳定房地产市场做法也见效甚微,在外汇占款下降背景下,较大力度降准,实际可以起到一箭三雕作用,既可以起到大幅增加银行可贷资金效果,也可以让存准率加快回归常态,同时更可以稳定股票市场。

从宏观调控角度看,央行降准是必须的。

一季度银行贷款大幅增长24%,但广义货币M2增速仍不到12%,说明大量银行贷款仅仅是账面变化,资金并没有进入投资领域,主要是地方政府和国有企业在借新还旧,以解决债务偿付问题。从刺激经济增长看,增加银行可贷资金不可避免,最有效办法就是降准,而此次大幅度降准,实际是政府加大了药量,期望三季度经济能够企稳。当然,降准能否起到稳定经济作用,还需观察,因其具有滞后效应,三季度末或才能看到效果。

央行降准并不奇怪,奇怪的是为什么是周日?

降准和降息是宏观调控的必备工具,在宏观数据发布后,央行本可以尽快拿出,笔者就曾在前篇小报告中预测央行会在本周降准。但央行在周五前并未行动,反而在周日加班工作,说明降准背后有蹊跷。

当然,央行喜欢出其不意,对于市场预期往往要故意避之,因此央行或想延期到下周降准,以显示权威。但人算不如天算,证监会周末捣糨糊,逼着央行不得不出面给小弟站站台。

证监会周末发布多项政策,特别对融资融券提出7条意见,这被市场理解为要多做融券,要做空指数。因为周末收市, 市场周一如何反应,大家还在猜测中,不过市场已经出现谣言,传言高层要求做空。更让证监会想不到的是,国外投资者提前做出反应,境外市场纷纷大跌,新加坡A股期货暴跌5.97%,美国市场AETF全线重挫,跌幅超过4%,恒生期货夜盘也大跌近3个百分点。

很显然,如果没有其他对冲动作,A股市场周一一定会出现踩踏事件,这会被市场归罪于证监会的“半夜鸡叫”。证监会官员周六忐忑不安,不得已推出一个答记者问,强调不要过度解读为要求做空。很显然,证监会做法更像是“隔壁阿二不曾偷”。这凸显证监会的两难处境,既不想让市场过度疯狂,更不想让牛市毁于“做空”。但证监会的喊话力度显然不够,此时只有政策对冲,才能避免周一的股灾。

不能因为证监会的任性毁了“国家牛市”,这不仅让股民失去对领导人的信任,而且更会影响直接融资,实际打击实体经济的新增长动力,此时必须有政策挺身而出。央行也就顾不得矜持,干脆为证监会小弟站台,通过大幅度降准来稳定市场预期。

可以说,央行降准在预期之内,幅度之大超乎预料之外,也可以理解是为解经济下滑之忧,但在周日“半夜鸡叫”,显然是与证监会一唱一和,希望对冲证监会的任性。

市场虽然任性,但证监会不能任性。

 

 

 

  评论这张
 
阅读(3328)|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